导读:


世界杯的巨浪席卷全球,却始终没有中国足球的的影子,对于中国球迷来说,是个不小的遗憾。


然而,中国蓬勃发展的互联网,却是因足球而兴旺发达,中国商业本身也因足球而声名大噪。


本文作者从足球的角度展示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波澜画卷,深度长文,值得细嚼慢咽。


本文作者:猛哥

文章来源:猛的号


a05aae6c5c1d98aa1bfe4961ebc72d06.jpeg 世界杯与中国互联网的“球”关系 历史

图片来自网络




1

 


1995年初的一天,法国巴黎,中国留学生汪延在地铁的书摊上随手买了一本杂志,上面有一篇《信息高速公路已经到来》,他一路读回家。

 

第二天,汪延买“猫”上网,“上到一个欧洲网站一看,上面已经挺热闹了,感觉像发现新大陆,那真是兴奋!”当时,他还是法律系大三学生,“想着毕业后回国报考公务员,从政,实现自己的社会理想。”

 

尽管志存高远,但进入大学后不久,汪延就做起了小生意,成为北京四通利方公司的欧洲总代理,推销“中文之星”。北京四通利方公司,是1993年成立于北京的民营科技企业,主营业务是销售软件。

 

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说:人世间数百万个闲暇的小时流逝过去,方始出现一个真正的历史性时刻,人类星光璀璨的时辰。

 

1993年无疑就是这样的时刻。

 

英国多了一个叫哈里.凯恩的男孩;巴舒亚伊和卡拉斯科出生于比利时;费基尔、博格巴和瓦拉内,则降世在法国;德拉克斯勒和古埃雷罗,分别成了德国公民和葡萄牙公民。25年后,当俄罗斯世界杯开打后,他们作为各自国家队成员,集体亮相。他们被誉为超白金一代,将会改变未来足坛的格局。

 

相比影响足球,同年发生的另外一件事,将彻底改变世界,因为影响了地球,那就是万维网的发明。在此之前,互联网只是一个不错的想法;那之后,互联网成为一种人类社会不可缺少的现象。

 

万维网的价值显而易见,无论学界还是业界,都欢欣鼓舞,各式网站遍地开花;四通利方的意义却要在很多年后才能凸显,毕竟一家企业的首要任务是活下来。

 

四通利方的创始人王志东要做与微软PK的产品,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当时还有一个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那就是雷军,苦熬三年,铩羽而归。

 

第一次触网后,汪延“觉得这东西肯定有很大的商业机会,而且,也感觉到这是中国社会进步的一个历史机会”。1995年暑期,他回国探亲,和中学同学李嵩波一起成立了“新驿多媒体小组”,做一些尝试。

 

暑期结束,汪延又去法国,但他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学业上了,经过再三思考,他从巴黎给王志东写信:

 

王志东:你好!

非常高兴能再次和你走到一起!

看来世界的确被Internet缩小了,或是你我有缘,又是个崭新的机会摆在我们面前……

 

后来的事实证明,汪延的这封信改写了中国互联网的进程。

 

王志东早就对汪延欣赏不已,随即回复。1996年4月,汪延回到北京,加入四通利方,任国际网络部部长,“新驿多媒体小组”融入四通利方。  

 

四通利方专门做了一个问答论坛,用以解答用户使用软件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但很快,网友们聊起了留学、天气、体育、游戏以及政治。

 

这让汪延他们始料不及,开始删除或者劝说网友不要谈别的事,但是挡不住,很多网友抗议:"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地方,干嘛不让我们说!"

 

为了迎合用户,四通利方在主页上新增了一个"谈天说地"的论坛,用来容纳问答之外的内容,"谈天说地"很快人满为患,只好再开辟新论坛,就这样先后出现了"电脑玩家"、"今天我泡网"、"金庸客栈"、"谈古论今"、"体育沙龙"等十几个论坛。

 

其中,“体育沙龙”是最出名的一个。“体育沙龙”的第一任版主是董纳新,其ID为Nelson,绰号老尼。他当时是一家外企的IT负责人,精通网络,还擅长视频技术,后来四通利方引入视频直播,与他密切相关。

 

“体育沙龙”早期活跃分子主要有:董纳惟,董纳新的弟弟,绰号小尼;李嵩波,人称波子;还有北京厨子、韦一笑、王小山、老榕、Gooooooal等人。

 

Gooooooal,进球的意思,陈彤的ID。



2



1997年的春节刚过,陈彤被他朋友喊去中关村谈事。

 

那年他30岁,外形与N年后一般,中等个、大圆脸、衣着随意、头发凌乱微卷;爱好也与N年后一般,喜欢新闻、体育以及大口吃肉。

 

一年前,他刚考入北京理工大学,攻读通讯学硕士。当年填写高考志愿时,第一志愿是北京工业大学电子工程,第二志愿是北京广播学院国际新闻,第三志愿是中央体育学院体育理论。最后他被第一志愿录取。大学毕业后,过了几年平淡的日子,又回校深造。

 

在朋友的公司里,陈彤第一次上网,因为在家常看CNN频道,他想瞅瞅CNN网站是啥样,就输入了CNN网址,28.8K的“猫”“吱”的一声将他带到了“白底红字”的CNN。他第二个访问的网站就是四通利方的“体育沙龙”。

 

陈彤爱好足球,妻子鼓励他写球评,投给报纸,但他觉得报纸不会刊登,所以把更多精力放在“体育沙龙”上,“想怎样写,就怎样写,而且马上就有回应。”

 

从朋友的公司出来后,陈彤仿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他直奔中关村配件市场买“猫”上网。

 

上网3个月后,陈彤碰到了李嵩波,通了几封email后,他得知李嵩波是“体育沙龙”创始人,随即暗示,如果让他做版主,访问量肯定能提高10倍。李嵩波马上约陈彤在中关村的一个小饺子馆碰头,饭毕,陈彤就成了“体育沙龙”版主。

 

陈彤在自己家中开工,他通过各种手段,收集赛事最新资讯。比如,健力宝队去日本打访问赛,他就去一个日本体育聊天室打听即时比分;中国国家队去英国水晶宫俱乐部集训,他又跑到水晶宫官方网站问对方版主拿第一手资料。得到资讯后,他再用不同的ID贴在“体育沙龙”里。

 

当时拨号上网,他一个月电话费就花了1700多块,而研究生一个月补助才260块。他就跟李嵩波见过一次面,对方压根没提钱的事清,他怕丢面子,也没主动提。

 

就这样,陈彤还是干得很卖力。在他的带动下,一些网友开始主动发帖,这样一来,出现一个问题,优质帖子很快被淹没了,他很心疼,提出“论坛有局限,能不能上经过编辑整理的频道。”

 

但四通利方说人手不够用,陈彤主动应下来,“人手不够,我来做。”他就成了第一个网站编辑,并很快有了“钩儿”的名声,一重意思是取其ID的谐音,Gooooooal,不就是钩儿嘛;另一重意思则是说他作为编辑,“刀锋很快”,类似别离钩,删改网友的帖子毫不留情,被他勾住,就难逃一劫。

 

1998年3月的一个周末,又是在饺子馆。汪延问陈彤:“你研究生毕业,马上要找工作了吧?”陈彤说:“是在找工作。”汪延说:“你工作了,网站怎么办?你干脆到四通利方来吧。”

 

第二天,陈彤正式报到,月薪3000,算是当时公司里很高的。他从家里搬到公司工作,再也不用担心上网费了。

 

有一段时间,“体育沙龙”中冒出好多Gooooooal,当然,都是在有几个o上做文章。这从侧面说明了陈彤的受欢迎。

 

“体育沙龙”越来越红火,那些热爱比尔.盖茨《未来之路》的年轻人,挤出一个月生活费买来“猫”,在电脑屏幕前熬夜冒泡,“一切都像刚苏醒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