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房价暴涨和中美贸易战的深层关系 中国经济

本文原作是知乎的“奶包的大叔”


在中国,房价问题有一个铁律:越调控越暴涨。


2018刚刚进入5月,全国各地发布的调控政策数量就已经超过了115个。仅4月份一个月,全国各种房地产调控政策合计就多达33次,25个城市与部门发布调控政策,其中海南、北京、杭州等城市发布了多次房地产相关新政策。


为何要如此恐慌式的密集调控呢?因为一个残酷的现实:我们正在用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方式来对抗经济规律。


这样对抗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一旦失败,房地产的崩溃将直接导致中国泡沫经济的崩溃;一旦成功,全人类的经济学教材都将重新改写,包括《资本论》。


(一)我们如何走到目前的境地的呢?


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我们是如何走到这种命悬一线、无法自拔的境地的呢?


因为人类经济发展的定律:所有的经济问题都可以归结为债务问题。从宏观来看,债务问题体现在国民经济的三大部门:政府、企业、居民。其中,政府和企业部门的债务和杠杆率多年来一直都居高不下,处于高危崩溃的边缘。正是为了降低这两个部门的债务和杠杆率,才出现了上一波的加杠杆和现在这一波去杠杆的迫切需要。加谁的杠杆?加居民的杠杆。去谁的杠杆?去政府和国企的杠杆。这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债务转移过程,实现方式具有极强的中国特色(其他国家无法复制)


拉高房地产,政府涨地价,国企控盘--->银行定向放水,居民贷款,居民债务和杠杆率增加--->抬高房价,棚改货币化,实施政策组合拳--->天量资vsk入房地产,套入后宣布5年限售令,冻结流动性--->政府和国企完成去杠杆任务,楼市流通盘消失,百万亿资金被锁定--->货币超发问题被进一步拖缓。


为什么会提到货币超发问题呢?这又涉及到了汇率和房价的经典问题:保汇率?还是保房价?由于中国庞大的经济体量,几乎决定了失去汇率和房价中的任何一个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因此,保汇率还是保房价这个经典问题就变成了既要...又要...的特色问题。


很明显,通过印钞票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委内瑞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外汇储备是汇率的基础,也是人民币的货币之锚。唯一(可能)有效的方法,只有外汇管制。然而,在2016~2017的人民币贬值、资金外逃狂潮中,中国的外汇储备从4万亿跌破了3万亿关口;随后在强力的外汇管制和一波媲美于好莱坞大片式的操作下,才扭转了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但这一次的外汇管制,却没有像过去那样成为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虽然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从6.9回升到了6.25,但中国的外汇储备却只回升了不到2000亿美元,而且还增加了2984亿美元的外债,再加上约3000亿美金的贸易顺差。而目前3.1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外债水平已经达到了约1.8万亿,也就是说,实际上能够用的外汇储备也就一万亿。现在,随着美元开启了新一轮的升值周期,人民币汇率也开始了七连跌,刚刚公布的4月份外汇储备比上个月减少了180亿美元。在这一波美元的升值过程中,如果人民币汇率不能维持在6.6以上,那么汇率贬值的预期将再度回来,而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没有多少弹药可以用了。


一方面,阿根廷的悲剧已经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而在另一方面,为了防止房价崩盘,体量庞大的房地产市场却需要百万亿级的资金来维持。然而偏偏在这时,贸易战爆发了。


于是在外贸、投资、内需这三驾马车中,只剩下内需这一条路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新闻上天天高喊内需升级的原因。然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房地产作为最大的内需,却挤占了几乎全部其他的内需消费空间,这时提升内需几乎成为了提升房地产的代名词。因此,才会出现许多怪诞的情景:博鳌论坛上央行刚刚表示了要进入紧缩周期,但却在10天之后宣布了降准;连kbc6n高层都一再强调了房住不炒,樊纲却提出了六个钱包。


如此矛盾重重的政策背后,不仅仅反映的是贸易战的残酷,还暴露出了更大的风险:经济规律的惩罚,从来不会因个人意志而消失。


(二)国家金融命脉:汇、债巨无霸


股、债、汇、房,这四个交易市场是国家金融的命脉。


先说说这其中的房(地产市场)。对于一个健康的经济体来说,房产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其金融交易市场中的,然而,在房产被赋予了金融属性之后,便开始对整个金融系统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巨大能量。而在这个叫做地球的星球上,只有三个国家尝试过这种毁天灭地的巨大能量:世界经济排名前三的经济体——美国、中国、日本。(事实上,许多小国也尝试过,但是由于经济体量太小,在世界范围内造成的影响有限。)


美国的次贷危机和日本消失的二十年,让地球人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这种堪比灭霸的能量所具有的毁灭能力。而现在,所有人都在担心中国现在的这个超级泡沫,究竟会给世界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后遗症。


股市就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4000点起点论几乎就是加杠杆去库存的备忘录。


只有汇市和债市,才是真正体量极为庞大的巨无霸。


先说汇市,由于外汇市场的开放性(一种货币相对于另一种货币的汇率通常以显式的方式来表示:双方都同意的交换关系),因此外汇市场的交易量超过了其它所有金融交易的总和。比如,每天全球有价证券市场的交易量大约为3000亿美元,而每天外汇交易量将近6万亿美元。 因此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的货币汇率往往决定了它的生死存亡。


值得指出的是,在这一波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的背后,不止是只有中国在悄悄的操作和严防外汇外逃,美国也(一直)在进行更严密更致命的战略部署:当贸易战第一回合制裁中兴成功之后,美国完全掌握了主动权,但是美元指数却不升反降,逼迫人民币被动升值。而在美国贸易代表团来北京谈判的前几天,美元指数却突然转向开始升值。这种看似反常的异常操作手法,其中的战略布局其实从2016~2017就早已开始了,汇率和贸易战的深度结合、立体作战,配合美联储的缩表、加息,每一步看似简单平淡的操作,背后其实都暗藏了杀机。


而从贸易战现有的战况来看,形势非常不容乐观。当特朗普打响贸易战第一枪时,举国沸腾,就连商务部的官员和经济学家都在强调大豆、汽车,然而,当美国发出针对中兴的制裁令之后,官员和经济学家几乎都闭嘴了,只剩下民族斗士们继续在沸腾。这时,人们才渐渐领悟到看似整天拉仇恨、天天发推特的总统,其实有着更加精明和长远的战略布局。而通过贸易战中美元指数的战略操控,逼迫人民币汇率先升后降,尤其是现在美元指数的突然提升,这其中所蕴藏的巨大杀伤力,却在举国沸腾的争辩声中被淹没和无视了,很少有人真正认识到人民币汇率后面即将到来的更大危机。


一个耐人寻味的事实是,当美国代表团来中国进行第一回合谈判之后,我们却无法得知谈判的真正内容,只有在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美方提供的内容之后,我们才知道真正的结果其实是谈崩了;随后,媒体才发出了美方开价太高的报道。而第一回合的谈判结果却在显现:开放进口汽车市场、开放保险市场,连一直被禁止的高通-大唐合资案,也被光速通过了。嘴上喊着绝不低头,身体却真的很诚实。